不丹 – 世界的尽头 净土的源头

不丹朝圣纪行(上)
不丹-世界的尽头  净土的源头     -- (黄亚瑞)

去不丹,几乎是全世界旅游达人的梦想。它不但是金刚乘佛教的圣地,也是一片地球上最不受红尘污染的净土。到目前为止,她限定每年八至九千名的游客,而且有的圣地还不开放。所以去不丹,不只是呼吸圣地的灵气,还有是去感受大自然的脉动 ,清洗我们的灵魂,增胜我们的生命力。

2011年8月24日我跟法友沈正贤居士从星加坡飞往尼泊尔的首都加德满都(Kathmandu),这个也是我第一次来的国度。从设施简单的机场下来后,已经感受到它那热燥的气候,杂乱的交通和街道,及闹哄哄的人群。在一片摩多车吵杂的呼声中,15分钟内我们到达了举世闻名的尼泊尔大佛塔(Boudha),旺竹师兄替我们安排入住大佛塔旁的Riki Meditation Centre的旅舍。原来绕著大塔旁的就是各色各样的佛寺、旅舍、商店、咖啡厅、餐馆,连中国四川饭厅都在这儿开业了,我还在这儿吃了一客道地的蛋炒饭。

尼泊尔加德满都的大佛塔。

放下行李,我们一刻的时间也不浪费,绕了大佛塔三匝,许下第一个愿望,据称见到大佛塔,许下的第一个愿望肯定会实现。这个大佛塔有长远的历史,甚至超过莲花生大士的时代。它的故事,源自于一个养小鸡的老太婆(当然是藏传的故事),她有四个儿子,发愿建了这么一个大塔。据称老太婆向当时的皇帝要一块地来建塔,皇帝答应了她,她说她只须要一块牛皮布般大的地方。皇帝想这那有几大?谁知老太婆把老牛皮撕成条子,一条条细细的绕成一大块地,皇帝老儿叫上当,但金口已开,只好给她建塔,这是老太婆的智慧。现在她的“金身”还供在塔的小亭内,受众人的香火。有一个老太太,不知是不是那个老菩萨的化身,就坐在亭边,接受人家的供养,我给了她20元尼币,她直高兴的给我加持祝福,至少念了五分钟的祈祷文。再说那老太太的四个儿子在建完塔后,其中一个转世为莲花生大士,一个转世为松赞国王,一个为护教的大臣,而另一个转世为大将军。当时参与建塔工作的一头牛,因为没有受到厚待,却发了一个恶愿,来世要破坏佛法,而当时的一只乌鸦听了,也发愿要在来世制止这头牛,那头牛就转世为一个破坏佛法的大臣,那乌鸦就转世为一个维护佛法的臣子。後来,乌鸦便成为密教的一个护法的化身之一了。

绕了佛塔之後,我们在塔旁的商店购买了一些小法物后,就回房休息,接著在傍晚时刻去拜访古谦上师(Kuchen Rinpoche)的父亲。他们一家六口住在佛塔边的楼舍上,他父亲数年前曾来过古晋,现在年纪大了,又有一些心脏问题,显得有些苍老,他最小的儿子也是红教的转世者,却活泼异常,在用完茶后,我们又回到旅舍,睡个早觉,以备明天早醒。

25日早上我真的在清晨四时就起床,四时卅分就开始在旅店前的一个禅房,面对大佛塔修四加行,6时半过后我已经开始绕塔了。虽是下著微雨,慢慢的绕塔的人却也越来越多了。有的撑著雨伞、穿著雨衣,或戴个帽子,及乾脆冒著雨,手持著念珠、或转经轮,口颂Om Mani Ped Mi Hung绕起塔来。那个感觉是奇特的,大家都互不认识,却一股作气的不停的,如此循环不息的绕塔,彷佛大佛塔散发出巨大的能量,使大家有用不完的体力和精神。

据称大佛塔建于公元5世纪,曾经是当年西藏僧人或商人休息的中途站,当他们从西藏南下的时候,必定经过加德满都这个山谷,就在此休息、祈愿旅途平安,生意顺利。在50年代,也成为藏民离开大陆来此落脚之处,同时在80年代更成为联合国所承认的国际历史文物保护区。

这个大塔为什么受到如此的崇敬呢?据称内藏有迦叶佛(贤劫第六佛)的舍利子和大量的诸佛及本尊的塑像,佛塔也代表佛的法身,向此塔许愿都会实现,因此成为香客、旅客等去尼国时必到之处。

kbstantricbhutan-001

喜马拉雅山的圣母峰。

26日早上10时我们搭上不丹的航机Zuk飞往布丹的唯一有机场的巴洛(Paro)市。或许是一天要美金250的旅游签证,飞机的塔客并不多,而我们二人是古谦上师的贵宾,所以是免费的,只须还个入境费20美金。尼泊尔本来就是在喜玛拉雅山脚下,我们往北方飞去不丹时,很幸运就在机上看到此山最高的圣母峰了,实在很令人惊喜,这可是地球上最高的地方哟。一个小时后,我们已经飞在巴洛(Paro)市的上空。不丹是个山国,平均海拔3千公尺,飞机要下降时可要考起机师的功夫。当飞机慢慢下降时,从窗口望下去,在翠绿的山崖间,错错落落的可看到银白色的屋顶在阳光下闪烁。据说,不丹的房子都有个规格,由政府规定,可不能乱盖的,因此我们从天空上望下去,不丹的房子都是一个模样,像长方形的盒子。

「足球」,这部深受西方人喜爱的电影,它的导演Wanchu Kenpo正是不丹人,他曾说他宁愿坐车从尼泊尔长途跋涉回到不丹也不愿乘飞机,的确,当我们的飞机开始下降时,飞机师拉紧了引擎什么的,使机下“喔、喔”作响,像藏了头狗似的,在机底下吠个不停。飞机下降後,我的情绪满是期待的,这已经不是一个个人的情绪了,而是万中选一的幸运儿般的快乐。出得机场,迎来一片阳光和宁静的气氛,大异一般机场人声喧哗的样子。

kbstantricbhutan-002

一条翠绿色的河流在市中心流过。

Lama Rinzin 和 Ama Chimi开了架四轮驱动车来接我们,从巴洛一路开往不丹国的首都Thimpu(天布),费时一个小时多。一路上都是山丘山谷,同样格式的房子,长方形二层楼深褐色的架构,绘上多彩的柱梁,屋顶跟主身隔著一层空间,屋顶大多是锌片盖的,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到了首都天布(Thimpu),它是一个山谷之城市,市中流过一道青绿色的河流,流水淙淙,川流不息。

kbstantricbhutan-008

天布市景。

Ama的意思是姨姨、婶婶的意思。Ama Chimi是古谦上师家人的世交,对古谦上师很虔诚,我们就住在她三层楼式的大房子,其屋身是用大理石建成的,再铺上一层木料,可是还是觉得寒冷,尤其是清晨或晚间,要盖二层被子才能入眠。

kbstantricbhutan-004

Buddha Point的释迦牟尼佛像,佛座下面的大殿内有万尊小佛像。

8月27日早上,古谦上师等一行人带领我们上不丹的电讯站山上鸟瞰天布市。这个依山谷而建的城市,房子多是多层长方型类似我们公寓的建筑,错错落落的,有数条大街,城中流过的那条河叫Wang-Chhu,四周围是高山,是个山上的小城市。不丹国的人口才有60万名,但天布并不是不丹最古老的首都,原来的首都是在Punakha,在1952年由第四代不丹国王Jigme Singye Wangchuck把首都迁到天布。他为不丹的现代化做了很多的改革,如加入联合国,成立民主选举制度和起草宪法,使不丹人民跟世界舞台接轨,但他也立法保护不丹国的文化,不会淹没在现在的资讯文明当中。今年的联合国调查,不丹是人民最快乐指数最高的地方。接任为第五任国王的是他的儿子Namgyel Wangchuck,被称为世界上最英俊的年轻国王。

从山上下来,我们顺绕去看不丹的国家动物-Takin,一种羊的变种,长脸,肿大的鼻子,小羊角,长胡子,身体又像小牛般,刹是奇怪。据传这是古代一位密宗上师以他神通变现的吉祥物,成为不丹国的国家动物。下得山来,我们又“爬”上另一座山,山上建起一座大佛,据称是中国南京某间公司所承建,拥有密宗佛像的形象,是一尊释迦佛,曾经有上师预言,此地将来会建起一座释迦像或莲师像,预言就成真了。大佛像座下有个大殿,殿中有万尊小佛像,供信众供养,我们也随喜供养一尊,每人约四百马币。大佛像的建筑费,据当地的工程师说,须马币一亿元,不丹人称此地为Buddha Point。今天刚好是周末,下得山来,我们去天布市的菜市场逛一逛,想是地理的关系,这里的蔬菜水果又大又肥,说是有机农产,连我们平地吃的羊齿菜都是特大号的,而且不丹人爱吃辣,满地都是红辣辣的辣椒。

kbstantricbhutan-005

吉玛(Tse-ma)护法神的古庙。吉玛是不丹国的国家守护神。

8月28日早上,我起了清早,因为今天要展开第一个旅程,就是朝礼不丹国的主要护法,吉玛(Tes-ma)护法神的古庙。这座古庙是建在一座山明水秀的山丘上,其实应该说是一座古堡,是400年前把藏密文化带进不丹的伟大Ngawang Namgyal上师所建立的。他在不丹-当时还未完全开化,各个地方建立了不少古堡,作为防卫(从西藏)不丹国之用,但据说因政治因素,有一次在他闭关三年後出来时被杀了,是因为当时的权贵因为对他很受百姓的爱戴而有所顾忌。

吉玛护法的古堡是建在一座平坦的山丘上,山丘周围是茂盛的树林。今天是个艳阳高照的天气,夹著清风,加上山上清新的空气,使人精神非常的抖擞。我们沿著蜿蜒的山道徒步而上,只见三三两两的香客,拎著小包的供品上山。山门前有一支高数十米的风旗,在风中喇喇作响,到了小山口,突然见著一只肥壮的猫,拖著一条大尾巴,频频回头望著我们,抢先我们进入山门,令我们感到咋异。穿过山门,只见一座棕红色了望台式的古堡矗立在眼前,前面有一座小亭,里头有块大石头。据称这块大石有始以来每年都会向下沉,等到它完全淹没在土里时,世界就末日了。吉玛的法像就挂在亭上,他有个红色微胖的身体,圆瞪的双眼,骑在驴上,穿著一幅甲衣,非常的威猛,当然最兴奋的是当我们踏入古堡的门口时,期望可以向吉玛护法祈求一个好的愿望。我们先走楼梯上了二楼,二楼有个房间供了二尊忿怒的护法像之外,还挂著有各种各样的兵器,大刀小刀,大枪小枪,盾牌、弓箭等等,想来这是吉玛的将军、侍从或兵卒等及他们的武器吧,令人印象非常深刻。从二楼到三楼必须摸黑攀楼梯而上,黑得看不清五指。到了三楼的供室,大家都肃静起来,只有喇嘛们在击鼓颂经修法,供室前方的柜里供著三尊法像,看得不是很清晰,因为前面供著如小山丘般的供品。突然有位穿著不丹传统衣服的男子走上前来,冲著Ama Chimi嘀嘀咕咕的说个不停,哦,原来游客是不准上来的。我没穿上不丹人的传统衣服就漏了底,即然如此我们匆匆的献上了哈达,默默的许了个愿,就匆匆下来了。但我们还是感到很幸运,在“不知不觉”间还是见到了吉玛金身,因为连Ama Chimi都不知道游客是不许进庙内朝拜的。那只猫是不是事先透露了点玄机?过后我们去附近一间古庙内朝拜了莲花生大士的法像,因为据称吉玛是不丹国原有的本尊,在公元七世纪当莲花生大士来到不丹时收服了他作为密教的一个护法,守护著不丹,成为不丹国的国家守护神。

kbstantricbhutan-021

合影于吉玛古庙前。

朝拜吉玛的感觉是很好的,因为不是很多游客,可以“无意间”进入古堡内朝拜。在不丹有很多圣地或大自然也是游客的禁区,因为游客会破坏了它们的原貌,这是不丹第三代国王Jigme Singye Wangchuk,曾留学于英国的他看见了现代社会对传统文化和大自然的破坏,因此制定多样条例避免外国人旅游不丹国时带来破坏和污染。因此,有钱,未必可以游不丹。

从吉玛的古堡(古庙)下来,我们途中经过水经轮,像一座小茅庐,建在山水上,庐中有个大经筒,其下方有个螺旋浆,山水流过而推动了经轮,使它不停的转动,自然之手推动了经轮,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kbstantricbhutan-006

古老的木桥风马旗幡飘飘。

天布的市集是在星期六和星期天,我们从菜市场到对岸的小贩市场,须经建于公元17世纪的木制吊桥,这座桥二头有二座桥头堡,桥是悬挂式的,两边把手挂满了风水旗,让风吹得东摇西摆,据称这也是创立不丹国的Singye Wangchuk上师所建的诸座城堡和大桥之一。到了对岸小贩摆卖的是成衣和手工艺品,多是密宗的佛像法器。回到彼岸来,我们去城市中的一座千手观音古庙,据说是西藏古代国王松赞堪布在不丹所建立的寺庙之一,以石头砌成墙壁,而室内是以木块铺成的,可能是年代的关系,寺内充满清净的气氛,我们只能在佛桌前顶礼三拜,佛龛内凡夫还是不被允许进去的,除了古谦上师,还替我们献上了哈达。我想佛寺的特色不是在它的规模的宏大,而是它的“灵气”,让人感心头一片清凉。千手观音寺寺内有个院子,只看到一个妇女在礼拜,寺外也只有三两个老少香客,在旋转寺外整排的转经轮,我们在寺外休息片刻,对面上空就出现了一道彩虹,真是个好征兆。

kbstantricbhutan-007

千手观音古庙里转经轮的信众。

从千手观音寺下来,我们去敦珠法王生前在不丹所建的舍利塔,规模不大,行人依照规矩,绕著塔持咒念佛或做大礼拜,十足的虔诚,是我们汉人所不如的。过後上了一家酒家,在它的庭院前喝茶,从上俯视天布的城市,它的房子、河流、古桥、道路,一览无遗。我们一边喝茶,一边聊天,时间静静的流逝,天色也开始暗淡下来,在百姓点灯之际,我们也出发回到Ama Chimi的家。

不丹朝圣纪行(下)– 举世闻名的莲师伏虎寺 Tiger’s Nest

 

Be Sociable,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