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世普拉·德内熟萨仁波切

二世普拉仁波切
黄亚瑞 整理报导

pularinpoche-001

第二世普拉·德内熟萨仁波切

普拉上师,来自中国玉树省囊谦县,讲了一口流利的汉语,他少了些东藏藏族粗犷的味道,多了汉人文质彬彬的文人气息,待人接物,非常谦虚,却隐隐带着修行者的气质和上师的威严,所谓谦谦君子,不可方物,笔者有幸随他静修三天,特别摘文介绍。

第二世普拉仁波切,名德内熟萨,生於西藏日喀则萨迦主寺附近城镇。二十四岁时,萨迦崔津法王认证,二世普拉仁波切乃青海省玉树州囊谦县宗达寺第三任住持普拉,钦熟平措仁波切之转世活佛,因此受委托前往囊谦地区,管理宗达寺、曲格寺等萨迦古寺。

普拉称号 专修普巴金刚的大成就者
宗萨寺历代普拉祖师都是修持普巴金刚的大成就者。第一任住持普拉·巴桑滇且鉴参仁波切,因特别熟习普巴金刚的一切修法次第、仪轨,获得圆满本尊成就·并著作持持普巴金刚的注疏经典,以及许多显密经纶的略释,被视为普巴金刚的真实化身,由此有“普拉”称号-一意为尊修普巴金刚本尊,而获得成就的至尊无上师。

据宗达寺老喇嘛讲述,第三任住持普拉钦平措仁波,在西藏萨迦主寺圆满学成佛学理论,并且完成数种萨迦传承的主要本尊闭关後,被迎请到宗达寺接任住持。

普拉·钦熟平措仁波切平时行持,皆以不倒单跏跌坐姿,於光明空性中的睡眠瑜珈入睡:每日天明之前,即完成喜金刚长轨修法为主的四不间断功课–喜金刚、那洛空行母、昆瓦巴内外护论、道果内外上师相应法:白天的日常课诵,即修持百余食子施食法:下午则修众护法之长轨修法,日日皆以此自不间断恒修,并常转法论利益众生。

普拉,钦熟平措仁波切藉多弟子中,以当代萨迦崔津法王的第一位根本上师–拿旺罗卓仁波切,最负盛名。拿旺罗卓仁波切幼年时在普拉。钦熟平措仁波切座下剃度,并完成基础学习,後才赴西藏那烂陀寺院进一步学习。

二世普拉·德内熟萨仁波切,生於日喀则蘸迦主寺以东的赛洛定,其父列巴桑珠、其母央珍。十七崴之前,二世普拉仁波切部在家乡当地小学和中学就读,中学毕业後,生起强烈出家发心,因此於萨迦主寺拉康千摩堪布·洛珠嘉措座下披剃出家,并接受沙弥戒和圆满比丘戒,此後跟随老堪布背诵学习萨迦派的各本尊之修法仪轨,圆满仪轨学习及背诵後,开始学习佛教哲学和各种经纶,并曾担任主寺佛学院复讲断。

二世普拉仁波切 发心修习显密诸法
普拉仁波切先後於萨迦主寺佛学院、四川宗萨五明佛学院、北京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等处学翟,依止萨迦主寺大堪布洛珠嘉措、宗萨佛学院堪布园登熟萨(彭措郎加),那烂陀寺五明堪布措彦坚参等,听显教论典,包括:《别解脱经》、《五十诵格列诵》、《沙弥戒学三百诵》、《阿毗达磨俱舍论》、《入中论》、《迥诤论》、《七十空性论》、《六十正理论》、《细研磨论》、《现观庄严论》、《究竟一乘宝性论》、《辨中边论》、《三律仪论》、《三律仪添论》、《四部宗论》等。

在密法方面,依止二世钦哲却吉罗卓之弟子–将杨罗萨桑波仁波切(喇嘛罗卡)。接受殊腾的不共道果法《弟子释》两次,金刚瑜伽母、那洛空行不共灌顶、教授,宝帐怙主八尊、十尊的灌顶,外、内、密的一切圆满教授,及一切萨迦派根本舆支分密续本尊灌顶、口传和指导。在那烂陀寺堪布措彦鉴参座下获得婆罗同怙主《四面玛哈嘎拉》灌顶及教授。

二000年底,普拉仁波切在印度德拉顿堪布加措所成立的闭关中心,由萨迦崔津法王为上百位傅承上师及两千余位憎罘传授不共道果法·三个月内接受法王的殊胜昆族传承法胍。并精进修持,每年至少闭关一至三个月,圆满诸多本尊的修诵,令已完成喜金刚、普巴金刚、金刚瑜伽母、文殊普萨、四臂伏魔金刚手、宝帐怙主十尊大日如来等。

萨迦法王不共传承 认证为转世活佛
因曲格寺院憎众、囊谦地区众多在家信众祈请,萨迦崔津法王於禅定中观察,并透过各种方式确认,认证当时二十四岁,正在萨迦主寺学习的德内熟萨,为宗达寺第三任住持普拉·钦热平措仁波切的转世祖古(活怫),崔津法王并发函给萨迦主寺大堪布洛珠嘉措。

崔津法王的认证信函中提到,委任普拉仁波切前往青海指导并管理宗达寺和曲格寺,负责所有囊谦县内萨迦传承的寺院发展,二世普拉仁波切并以曲格寺为主要住持道埸,此寺为八百多年前莲花生大师所加持,後由萨迦五祖第五祖师八思巴法王取名并建造的萨迦吉寺。

在完成一切显密教法的学习及闭关後,普拉仁波切时常受邀,在囊谦县内各萨迦派寺院传授普巴金刚大灌顶,并指导各闭关中心僧众。

近年,崔津法王授命前往东南亚各国弘法,修复青海益格寺、设立闭关中心、及佛学院;并在马来西亚及台湾设立两处萨迦中心,傅授经论、教授显密各种教法、摄受弟子,使萨迦派圣法得以推广与流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