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梁放

亚青寺来去掇遗(六)

May 8, 2013 5:00 am  -  Posted by tantric Category:朝礼圣地

 

旦周伊西十五岁,读到小学五年纪就辍学。一家十口,他是三名男孩中最小的一个。依藏族的风俗传统,家里最小的男孩要出家。旦周因而来到亚青寺,而且很喜欢目前的僧人生活。
他告诉我他有两个哥哥都在干部,一个在购物团,一个是教师。务农的父亲一年总会来看他几次,也给他带来了生活费。他一年只需一千人民币。我都忘了自己在十五岁的时候做了些什么。眼前的旦周已找到自己的方向。他事后陪我去商店,我买了一个小小的罗汉袋,零钱不足,他给我垫上。我很想给他添点生活必需品,一百人民币塞过去,他硬是不接受。在推让间,我抬眼看到有个喇嘛看着我们,让我顿时感到羞耻与庸俗。

亚青寺来去掇遗(五)

May 1, 2013 5:00 am  -  Posted by tantric Category:朝礼圣地

 

我们终于给引进屋子里。走过一段阴暗的通道,法王所在处仅是个百来方尺的小房间里。法王背着光坐在房间的右侧。隆朵上师个别把我们介绍给法王,门槛高及膝部,给点名进去的人只有五六个。其余的都在门外。我乐在门外观看,保留的还是自己要的空间,对里边的一切还可以一览无余。旅行车司机与我一样,对眼前发生的事只有好奇。有些团员一见到法王即激动得哭的稀里花啦。想必是多时给憋住的情感的并发,是那种让我百思不解的强度,让我由不愣了愣。

亚青寺来去掇遗(四)

April 24, 2013 5:00 am  -  Posted by tantric Category:朝礼圣地

在甘孜,上师曾经告诉我,甘孜路上,待越过的两个山头中,有一个比甘孜高出几百米。但是他几乎没与其他人提起,原来上师洞悉大家的心理,知道事前说了只会在团员中引起不必要的忧虑。用心良苦。
当车子开始翻越最高处时,与我们同车的安江上师突然说了一句话:大家都别说话。不知是怕我们会因而缺氧还是开罪哪类众生。
过后,只感觉车子再往上冲不久,他往车窗外甩了甩他的念珠,口中念念有词,继之。我们的车子即往下行驶,在两位上师的引导下,已安然无恙地越过途中的最高障碍。
师父,你为什么不早说呢?有人问。

亚青寺来去掇遗(三)

April 17, 2013 5:00 am  -  Posted by tantric Category:朝礼圣地

 

我一路原是兴致勃勃,还时而翻阅随身带来的旅游手册,但是从翁达一路颠簸,我老把堆得比我们头更高的行李推回去,以免一再敲到头。如此这般不停地重复着同一件事,让我真想歇一歇,好好睡一觉。在旅馆内要走上第二楼时,因高处缺氧的关系,我感觉喘吁吁的。阿木一如所料,一路由我当坏人争取与前座的同行交换位置不果,一路声称不舒服,一路猛嗅着驱风油,一下车,踉踉跄跄地上了楼,一歪在床上,已不想起来。他一脸红通通的,正发着高烧。我给原来也是精通藏医的隆朵上师报信,他游走在我们之间为我们量了血压,开药,怕我们承受不了高原反应。我把备有的降压药交给他,让他服侍其他人,阿木就由我充当看护。导致我也一夜未曾睡好,所幸带来的书让我看的趣味盎然。

亚青寺来去掇遗(二)

April 10, 2013 5:00 am  -  Posted by tantric Category:朝礼圣地

午饭时间,我们抵达翁达。与其说翁达是小镇,不如说是一个像中世纪般的驿站。这里处在前往甘孜与色达的三叉路口,另一条路通色达,一个著名佛学院的所在地。我们在翁达兜留了超过一小时,除了一部在兜生意的霸王车外,也不见有任何别的车辆驶过。显得慵懒。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自镇前流过。淙淙声响混着经幡迎风无休无止的祝语,是渗透在我神经中枢的声响。
镇里只有几间房屋拢聚一处,唯一的一家杂货店铺,门面仅是一方对外开的窗口,里边架上陈列着各种日常用品与一些罐头食品。来了几个顾客在窗口外指指点点,先付了钱,才见东西从里头给递出来。有一对看来是年轻夫妇,来选购花布,只见女的往身上比了比,发现有旁人在看,把头别了过去,男的却向我笑了笑,似在示意说:看看这个小女人,还怕羞呢!

亚青寺来去掇遗(一)

April 4, 2013 5:00 am  -  Posted by tantric Category:朝礼圣地

 

说去中国四川甘孜白玉县的亚青寺,说去就去。事来的突然,我自把驮足廿年的工程师外衣卸下,身心体会前所未有的轻松,只想云游四海,做只野鹤,做片闲云。虽然明知自己从不能修得如此这般飘逸自在,但是可以借此行增长见识,我极为期待。适逢当时自己刚好要去中国旅游,而且一切准备就绪。临行前在这随心所欲的自助旅行中岔出亚青寺之旅,只让我觉得是锦上添花!
当其他团友个别从各国陆续飞抵成都会合时,我则从吉隆坡飞北京再由北京坐近三十小时的火车匆匆向彼处直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