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青寺来去掇遗(三)

亚青寺来去掇遗(三)
大马作家梁放

吃了午饭之后,我们继续前行,不久后就抵达充满藏族文化气息的甘孜。甘孜处在海拔三千七百米的高处,离亚青寺虽然尚有一百二十里路,相信是避免在晚间气温骤降抵达会造成的种种不便,我们住进一家旅馆。

其实,大家也都累了。

yaqingsilf-028

迷人的高原风景。

我一路原是兴致勃勃,还时而翻阅随身带来的旅游手册,但是从翁达一路颠簸,我老把堆得比我们头更高的行李推回去,以免一再敲到头。如此这般不停地重复着同一件事,让我真想歇一歇,好好睡一觉。在旅馆内要走上第二楼时,因高处缺氧的关系,我感觉喘吁吁的。阿木一如所料,一路由我当坏人争取与前座的同行交换位置不果,一路声称不舒服,一路猛嗅着驱风油,一下车,踉踉跄跄地上了楼,一歪在床上,已不想起来。他一脸红通通的,正发着高烧。我给原来也是精通藏医的隆朵上师报信,他游走在我们之间为我们量了血压,开药,怕我们承受不了高原反应。我把备有的降压药交给他,让他服侍其他人,阿木就由我充当看护。导致我也一夜未曾睡好,所幸带来的书让我看的趣味盎然。

有几位前来投宿的背包友在通道上与我交谈,知道他们专挑一般旅人不走的路线来到了甘孜,由不牵动我那欲再次背包旅行的心。如果让我再年轻一次,我肯定会步上他们的后尘,或许还会走得更远。我把大好的时光与精力都消耗在所谓的事业上,惊觉一切所谓的努力得不偿失之际,提前的引退不知是否亡羊补牢,但是确实知道的是自己不可再受束缚。也不可让自己跌入与本意相迕的情绪里。只有杜绝与任何形式的社会组织没完没了的牵连。才可以把遗生好好地活出自己。这一想,让我为自己一直亢奋的精神找到出口。不声不响地溜出去在甘孜的街上闲逛。想起几个国内的朋友,买了几个罗汉袋当手信,也给自己买了一个藏人用来舀水的铜制勺子。

阿木仍然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事先说好是晚饭自行解决的,来传话的说大家还是在旅馆的餐厅一起吃。我心一横,哪里也不去了。两包调得稠稠的即食麦片解决了我的民生问题。我把那一段黄昏时光倚窗观看窗外藏族的房屋,最低一层给牦牛过冬,最上层是储藏室兼晾干衣物与食物的地方。想着屋里边会是什么情景,想着他们在屋边半空中向外搭的厕所,在其中蹲着的滋味,我享有一世界的平静。

yaqingsilf-030

藏牦牛。

随一个宗教团体前来的本身就是自投一个组织里。因此当阿木病恹恹百般无奈把全程坐后座的辛苦告诉上师要求换座位翌日即得逞时,我万分不以为然。阿木移玉前去新座位时还向我说声对不起。让我感到有些歉意。他一开始就把比较舒适的座位让了,为的是设想旅途上有个彼此可以照应的伙伴,不料苦的是自己。我是个无处不去的旅人,一上后座就把处身所在泰然待之。我们有着自己根本上的不同。谁都帮不了谁。

您为什么坐后面?前座的人大惊小怪。素昧平生,若不是万不得已,我还不敢冒冒然对之有所请求。但是他无视于后座团员的需要,一直不让位猷可,又不顾我们几乎给憋死,一感觉自己冷就马上把车窗关上,让我们一直困在空气不流通的小空间里。尤其前座哪个释放途经迂回大肠的气体,顺风势给灌了进来,久久盘绕不去。我还亲耳听见另有个人如此交代他:他们要求换位,记得不要。知道吗?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位给调位过来的年轻人始终不出声。不知是否感到委屈。

为什么不可以呢?我回应。虽属多余,当时却是不吐不快。在这拥挤的旅行车上,彼此的舒适与否,我认为差别极小,但是即然可以在彼此都可受惠的情况下做出某些让步,何乐不为呢?何况阿木极度感到不舒服,身体极可能马上出现状况。能忍的自然是美德,我自认自己修行不足,才会为之感到遗憾。我也为我自己的失控感到羞愧。

其实,我们该换换座位。我建议。心想就是不为可以享有不必受制裁的一口新鲜空气,不为能轮流观赏只有前座可以看到的风景,我还是乐于有个改变……

为什么呢?我们还不是一样辛苦。

辛苦的莫过隆朵上师。

我们是女众,如果不是,可以和你们对换坐。开口的是一位告诉我乌鸦是护法神的女士,也是同个人,把几个月的干粮空运而来准备闭关去。

坐后座是真的十分辛苦的。年轻的营养师说,因身历其境有所理解。但是我无从认同,除了老要顾忌后座的行李跌下来敲头,其于的我已做了最必要的调整。连老顶着我的肩胛骨的一卷字画什么的也给我处置妥当。不同的是他虽然与我们同坐后座,他具备条件让他无需与我们全程同座共济。他不时与同区来的团员调换位置,两者未必不是下意识藉换位各为自己有个改变,寻找潜意识的平衡。

平衡!

是的,是平衡!宇宙间那一件事物无休无止的流变不是为了在寻求着一种平衡。

yaqingsilf-026

清澈的溪流。

因此,回程的路上,我们必然也会是越走越舒服,才不颠覆这个永恒的真理!设定的目的既然还在前方。因而我们该关照的是眼前甘孜路上,要越过两个山头的这一段一百二十里。再辛苦我们也一样要就势越过去。全面完成这一次已经开始而且就快完成的旅程,而不是为那已承受过的艰辛再生烦恼。

我一路见到沿途的岩壁高耸,陡峭险峻。大自然捏就的世界,超现实,却又是实实在在地展现在我们的眼前。看着那些恐怕不会有人迹高悬在陡壁上的石洞还是什么罅隙时,由不让我心想不知何时能探其究竟。也让我感触良深,尽管是同车共行,走的也是同一条路,所见略同,所怀的目的各异,观注的对象因而迥然不同。我们的一生,任谁都必须自走自的路,也不为别人踏上任何行程。

达致终极究竟的旅程,尚有多远,尚需多少岁月?这一世下一世再下一世的许许多多世吗?还是永远永远的轮回不息?我们真的是要靠自己去突破,从这圆周岔开。

[未完,敬请关注第四集]

亚青寺来去掇遗(一)

亚青寺来去掇遗(二)

亚青寺来去掇遗(四)

亚青寺来去掇遗(五)

亚青寺来去掇遗(六)

Be Sociable,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