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青寺来去掇遗(四)

亚青寺来去掇遗(四)
大马作家梁放

在甘孜,上师曾经告诉我,甘孜路上,待越过的两个山头中,有一个比甘孜高出几百米。但是他几乎没与其他人提起,原来上师洞悉大家的心理,知道事前说了只会在团员中引起不必要的忧虑。用心良苦。

当车子开始翻越最高处时,与我们同车的安江上师突然说了一句话:大家都别说话。不知是怕我们会因而缺氧还是开罪哪类众生。

过后,只感觉车子再往上冲不久,他往车窗外甩了甩他的念珠,口中念念有词,继之。我们的车子即往下行驶,在两位上师的引导下,已安然无恙地越过途中的最高障碍。

师父,你为什么不早说呢?有人问。

隆朵上师笑而不语。他是大家的褓母。对团员的照顾几乎无微不至,比哥哥安江上师更为细心周到。每到一个站需卸下行李时,我见到几乎所有的团员一蜂窝在车上翻来覆去找到自己的行李时,隆朵上师都会及时为大家把行李依次提下车,以行动来保持着个组织该有的次序。两天的奔波,他眼睛虽然依旧炯炯有神,下巴人中却满是胡子茬,看来都不及初见面时那么神采飞扬。他与安江上师是亲兄弟,年纪都不超过三十五。哥哥诙谐成性,不拘小节,常逗得团员们捧腹大笑,是现代汉语所解的潇洒。弟弟温文尔雅,较之老成持重。对每一个团员一律都那么贴心关怀,对我这个外道当然也不例外。令我惊诧的是两个上师都一样喜欢流行曲,一路上播放的都是中国时下的流行歌曲,让我觉得十分噪耳,尤其是我们都已置身在远离喧嚣的大自然环境里。可能是先入为主,抑或观念所致,出家人与流行的东西,我总觉得哪里不协调。而后觉得也无不可,释然了,在我,也是一种提升。

yaqingsilf-020

远眺亚青寺。

当车子拐进路口有座路标的支路向亚青寺行驶时,我可以感觉到每个人的兴奋。尽管怀着猎奇的心态,我也感觉一种肃穆的气氛在团员中散发开来。这里触目所见都是入秋的草地,一波接一波的仅是一味的荒凉。当亚青寺映入眼帘,沧凉萧瑟的感觉更甚,名震遐尔的亚青寺,不似观念中的名山古刹,是那么不可置信的简陋!

我们给带到喇嘛住的地区。让人想起难民营。几千人聚居,没有任何卫生设备。在亚青寺,有上万人在随法王学法。男女修行人各住一方,间隔着一条河。一到晚上七点,过河来活动的女尼都得回去,连我们的女团员也一样。据她们隔天回来时说,女尼住的条件很是糟糕,住处几乎不能避雨,而且有一些是常年淹水。不知是不是先天体力不足,无法把自己的住处盖得较像样。但是在这种逆境里,她们禅修是那么精进。女性成就者据悉比男性多,虽未获证实,但是这未必只是传言。女性天生较男性耐寒耐饥,可以承受较大的压力是有科学依据的。给予同样的待遇,她们在各领域的表现已有过之而无不及。

yaqingsilf-033

在亚青寺,有上万名僧尼追随法王学法。

我们男众住的地方原来属隆朵上师所有。是在许许多多七弯八拐的其中一条小巷弄的一扇木栅门内。一进去,有个小院子。草地上搭个露营用的帐篷,我立刻向隆朵上师要求在那里露宿。呈现眼前的是牛仔影片里可以看到的原木小木屋,右边有两间卧室,门却向不同方向开,隔着一个厕所与柴房,是一个暖和的厨房,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一进去,我已在灶火边取暖。屋子里贴墙的架子上都摆满了日常用品与餐具,一套沙发前的茶几上堆满了各种糕点。感觉十分舒适。一位喇嘛忙着为我们张罗茶水。我捧着茶喝着,一面尝着茶几上的食物。扭花油条,酥油饼,制作简单,但是十分可口,最抢眼的是那一碟碧绿色晶莹剔透的葡萄干,我吃得不亦乐乎,感觉一身的元气回流。

我最感兴趣的是那个应环境所需而设计以生铁制成的灶子。一个茶壶坐在灶口上,柴火在其下燃烧着,却不见火舌伸出来,灰烬也不外露。

烟雾由一段直管子接引后再往横一送,送走前已把暖气往屋内散发,真是又简单又实惠。

来了一个年老的阿尼,隆朵上师给她倒了一碗的酥油茶,再从茶几上的给她掰了一大块酥油饼。她用双手捧着,用藏语向上师说了一阵什么后就开始吃起来。看她如斯专注地吃着喝着的本身就是一种无上的幸福。永远的隆朵上师起身又把她的茶碗斟满。上师微驼着背俯首为老阿尼细心斟茶时,老阿尼仰面谢声不绝的情景,烙印在我的脑海里似的,让我一直挥之不去。

yaqingsilf-014

安江上师为我们准备的美味点心。

去见法王之前,我们散坐着休息。也吃了一顿由安江上师亲自为我们下厨准备的午餐,香喷喷的,一名女出家人翘起可以极度往后扳的大拇指:真好吃。在亚青寺享用的那第一餐,是我在四川十天内吃的最美味的一餐饭。至今回味无穷。

当大家准备就绪要拜访法王时,天开始下着雨。气温也因此转冷。

我们各撑着伞,踩着泥泞的地面,浩浩荡荡朝着另一个山坡上法王的精舍走去。

法王已有好长的一段日子不露面,据隆朵上说,今天大开门户,主要还是因为我们的到访。消息迅速传开,数以百计慕名前来的善男信女,在精舍前面的广场等候机会向法王求法请教。

雨越下越大了。由于求见法王心切,有许多不备伞的人都宁可让雨水淋透也在等着。依我推测,因为时间的关系,与我们一起守候在外的,只有一小部份能有机会见到法王。果然不出所料,阿木事先安排的独家专访,法王也不得不临时取消。

yaqingsilf-032

信众冒雨等候法王的召见。

等了许久,我们才给引进一道木门,以为一过这一道门即到了法王的精舍,其实不然,我们仅仅置身在一个杂草丛生的大院子里边,需走条小径才到左侧的屋子。幸好屋子前面有道走廊,我们都直往那儿避雨。由于早给淋湿,不知哪来有一阵没一阵的风,把寒意彻入我的肌骨。在高原上患有伤寒感冒是会致命的。我相信自己事先做足抵御工夫,又难得有个团员把件寒衣相借,我有信心不会在此病倒,何况安江上师早已声明:

你们别担心会在亚青寺死掉!

当时我们在马翁路上,一路阳光明媚,看不尽的是郁郁葱葱的树林。单是光合作用所产生的氧气我们绝不欠缺,但是许多团员都吸着氧气,委实浪费。

在亚青寺死掉?我告诉你们,你们没有这种福报!在那里往生有上万个出家人为你诵经超度!

我们一行人,属青壮居多,年纪稍大的也不至于老耄。上师语音未落,阿木低声对我说:我想念我的女儿。

同一时间,我发现一车子的人个个拿着念珠还是计数机默默持咒。不知是为那殊胜的福报助缘,还是逆向争取。也见吸氧气的吸得更勤快。

安江上师说,有史以来,只有一个老妇人于朝圣其间在亚青寺往生。遗体也在那里火化,为她超度的人上万。她遗留的舍利子多不计其数。善终为五福之一。那些舍利子也只让人确实人生的虚幻,生命的无常。那个老妇,相信她在启程前,并没料到自己会在朝圣其间去世。

我们的确没有那个福报。高原反应带来的头疼,呼吸紧促。都是虚惊一场。值得一提的是,一上了海拔三千米,我发现自己的皮肤变得嫩滑起来。阿木的双颊起了红晕。我们一时都在相貌上返老还童。虽然头部像孙行者给下咒箍住似的叫疼不已。而一回到平地,一切还原。还原吗?

[未完,敬请关注第五集]

亚青寺来去掇遗(一)

亚青寺来去掇遗(二)

亚青寺来去掇遗(三)

亚青寺来去掇遗(五)

亚青寺来去掇遗(六)

Be Sociable,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