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域中的莲花-亚青寺(上)

雪域中的莲花--亚青寺(上篇)
黄亚瑞报导

阔别一年后,今年(2007)八月我又再度来到四川的成都,来成都的主要目地是要到四川甘孜州白玉县的亚青寺拜见阿秋喇嘛,即现为中国红教的龙托嘉参尊者,并由森给上师所安排。

我在8月5日从古晋乘搭新加坡的丝航(Silkway),由新加坡转机至成都时已是隔天的6日了。森给上师、空见法师和作家梁放都到成都机场与我会合,然后送到瑞星商务酒店。此瑞星酒店落在成都市区,附近可以去参观武侯伺、杜甫草堂、锦里等名胜,非常方便。最巧的是附近有一条街,它的店铺专卖藏密的法器、文物,琳琅满目,很方便我们采购。可是我们须要在成都等待安江上师,即森给上师的哥哥到来,到了8日才去亚青寺,所以在7日我们乘机在成都市溜达。我们去了锦里,一条成都卖小食、民俗的手工艺的仿古老街,真使我们大开眼界,而且更贴近了成都的市民,梁放还去了杜甫草堂。

yaqingsimu-009

亚青邬金禅林 Yarchen Vddiyana Meditation Monastery

从成都市到甘孜州是一段900公里遥远的路程,8日起我们用两天一夜的时间路经汶川、里县、马尔康、炉霍、甘孜,再从甘孜直上3千多公尺的亚青寺,途中爬过了三座山,尤其是上亚青寺的那座5千多公尺的神山,还可看到冰川的痕迹,如此近距离,使我们感到很兴奋。亚青寺就座落在此山背后3千多公尺的高原上,路途遥远,仿佛与世隔绝,成了一个理想的修行道场,这段路崎岖不平,我们的屁股可够受了,但慢慢的我们把城市的景色抛在后头,开始看到姜族、藏族的特别造型的房子,逐渐的高原的好山好水出现在我们面前,粗大的牦牛点缀在原野上,时不时看见供养龙王的五色彩幡,在风中闪烁,使我们感觉到越来越接近亚青寺了。可是相对的,高原海拔越高,我们的高山反应越来越强烈,如头痛、气喘等。我们在10日中午接近亚青寺前,先经过了度母湖,据森给上师说,阿秋喇嘛曾经涉身进入湖中取出伏藏品,这是他亲眼所见的。这是一个平静的湖,碧绿色的水微微荡漾,彷佛里面蕴藏神秘的故事。我们下了车,默默的持著度母咒。

yaqingsimu-015

笔者黄亚瑞留影于神山前。

车子很快到了亚青寺,只见一个大高原上布满了穿红橘衣的出家众,我们车子停在一座转经房时,我们下了车就住入转经房对面森给上师的房子。上师的房子是座落在比丘的僧房群中,有二间房、一个厨房、一间厕所,在僧房群中是属于中上级的,我环视四周,僧房群参差不齐,有用木制、泥石制等材料,房子左右前后皆是泥泞小道,雪山的狗群在间中走动,心想在这里的修行人真不简单。我们到亚青寺时已经是午后,大家都已经疲惫不已,就钻入森给上师的房子休息,加上高山症的头痛,呼吸不顺畅等,我们真的躺了好一阵子,本来约定下午2时正去拜见上师的,却延到午后四时,可是不久后就下起雨来,我们益觉得冷了。而森给上师和安江上师却没有闲着,忙着为我们准备拜见阿秋法王的见面礼,有长寿佛金身、舍利塔、金刚铃杵等。到了午后四时许,我们一行十多人就去离僧房不远处的阿秋法王的精舍。阿秋法王的精舍院内包括一间四层高的大楼,据称里面住着四位转世活佛,而阿秋法王自己却住着一间单层的房子,来访者还须经过一道门才能登堂入室,要见法王的人太多了,我们在门外的院子等着,这时雨下得溢大了,我们在大门外撑起雨伞等着,不时冷风吹来,我们冷得有点发抖了。

yaqingsimu-011

在寺外席地而坐聆听阿秋法王弘法的喇嘛。

我们在门外等的时候,有一位瘦小的妇女拿着一把铲缓缓走进来,森给上师说这是几位活佛的母亲,是一位修位很高的空行母,这可是让我亲眼看到一位藏密传说中的“空行母”了,真令我惊喜。藏密的种种神秘传说,逐一展现在我眼前。这个院子,安江上师说,在阿秋法王每天早上弘法时,寺内的僧众都挤到院子里来听法,如果像今天这么下着雨,大家还是不顾一切坐在湿地上,大有“为法而来,不是为席而来”的古风。森给上师来往奔跑着,不久后我们被引进法王的内院,即使这样,还是有人不断的求见法王,我们只好又等上一阵子。内院有一片花园,之间有一座亭式建筑,我相信是供着护法的坛城,雨中有不少的鸽子在院中飞翔,或是有一二只体型颇大的乌鸦破空而过,大有神秘的气氛,因为据藏密说,乌鸦是护法神的化身之一。在所有的拜见者走后,我们就被引领去见法王,那时候我们的心情是紧张的,因为我们要见的是一位传奇性的刻苦修行和大成就的人物。

yaqingsimu-010

等待聆听阿秋法王弘法的阿尼。

这一次我们来拜见法王的有四组新马的团体,即新加坡二人,马来西亚出家众三人(一比丘二比丘尼),巴都巴辖三人,文殊精舍四人,古晋二人,即我和梁放。我被安排奉上舍利塔为见面礼给法王,其实我有何德何能?只不过是一个微末的众生,不过舍利塔象徵诸佛的法身,倒是适合我性格,自由自在,不拘形色,我们走进阿丘法王的莲舍,穿过一条小通道,遂一在法王的房外等着拜见法王,轮到我时,即献上舍利塔,哈达,古晋佛友的果仪(供养红包)及林长蔡明田所嘱咐的一件砂州土著所雕的手土艺品,里面有对耳环及一对龙,法王欣然接受了,并回赠我一条白色哈达。我抬头看一眼,这位久仰大名的阿秋法王,倒有些像中国禅宗的禅和子,一副庄稼汉子的风采,踏踏实实的,不带任何架子。

yaqingsimu-017

访问团全体团员与森给上师(中左二)及安江上师(中左三)合照。

在所有的人朝见法王时,森给上师就逐一介绍我们给法王认识,而我朝见法王时,通过安江上师的介绍,法王以头顶头的方式给我加持,法王大概知道我是个没有修行的可邻虫吧,他的头还重重的转了转,安江上师笑说我应该二个月内不可洗头哟!接下来法王一连串的开示,以自身的身口意作示范,表述种种的观想和境地,以我的理解,这应是红教大圆满的境界,这里就不便表述了。开示过后,阿秋法王逐一的拿出几张照片跟我们结缘。其中一张是他的法照,仔细一看其额部出现了一尊四臂观音的光影,非常清晰。另一张是法王去年(06年)一月开神山时亚青寺空中出现了阿弥陀佛的形象,委实不可思议。另外一张是火供的照片,火焰中出现了一尊莲花生大士的形象,这是行者因妒嫉法王而行使火供的邪法来加害于他,结果火焰出现莲花生大士把他吓昏了。其中一张的虹光身照片却与法王无关,他说这是一位萨迦上师成就的照片,他也说其实不管任何密乘的传承修法,都会得到相同的成就,我们不应分彼此,说高说低的来批评不同的传承。从这些照片。我们可以看到大成就者的佐证,这并不表示他们是故意卖弄神通,神通是自然发生的,成为一些成就的象徵,而修行佛法的目的是要自解脱外,并利益众生。法王也告戒我们不要忘失菩提心,因为菩提心是成佛的因。有趣的是,在一众朝见法王的师兄中,法王特别指出其中一位其相貌似他的师兄,并且认定他为“法弟”,这是何等幸运和令人羡慕啊!这位师兄更激动的哭了起来!见了法王而哭泣还有其它的师兄,可惜我这个人业障深重,见了活佛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只是据说要见一见法王也不容易,有的千里迢迢来到这里还见不到法王一面,如今我见到了,福气也不浅了,最后在森格上师的带领下,我们把身、口、意都献给了上师,森格上师说他成了我们的大师兄了,阿弥陀佛,我还是称他为师父吧!

yaqingsimu-004

亚青寺主建筑近观。

在上亚青寺前的千丈峭壁,我们看到5千多公尺的千丈峭壁围绕着重重云雾,安江上师告诉我,阿丘法王的上师们往往就带著一些乾粮,爬上峭壁的山洞去精进闭关,他们是真正的寻求解脱的人!就像现在在雅青寺修行的僧尼,忽视了现有物质的生活环境,做一个真正的修行人。安江上师还说起阿秋法王刚来亚青寺修行时,生活清苦,还得跟游牧藏人借斧头劈柴烧饭,日夜苦修,他原是青海玉树乡的人,有时想念家乡想回家,但一离开亚青寺,回头一望,悲泣不已,道心是如此坚固,我听了非常感动。

在阿秋法王的精舍出来后,已是傍晚6时多,夜幕开始垂下,天气也愈来愈冷,森给上师的喇嘛侍者们忙不迭的为我们准备晚餐,我做完了晚课,也准备就寝,一来头还是有些痛,二来发觉自己的心跳得有些快,得好好休息。亚青寺的夜晚是酷冷的,睡眠中雪山的狮子们(狗群)不停的吠,空见法师点起手电筒,在漆黑的房中做起晚课。这个房中放了三张床,睡了四个人,大家用厚厚的被盖在身上,进入梦乡。我不时爬起来,在黑暗中喝几口水暖暖身,老实说我不是睡得很熟,到了清晨二三时还听到犬吠声,就稍稍打开了房门,因房中有些郁闷了,然后静静的坐着,默颂了一段金刚如意宝珠的咒语。

(未完……,请按下边链接阅读下篇)

雪域中的莲花-亚青寺(下篇)

Be Sociable,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